愿把时光也坐成简静,时光浅语


Posted On 5月 2 2016 by

  愿把时光也坐成简静,时光浅语
  

其实,“守”这个字本身就是带着点静寂色彩的,像“似此星辰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”里的淡淡怅然,染着回忆的凄迷与凉意,什么都不必说,只是在月下静静地立着,你看,就是这般寂,闲立守着心中的淡淡情丝,看着星辰的美,看着缥缈的灯光,看着树影在风下婆娑摇晃,便是一种静寂之美,我在记忆里存留了些什么?又忘记了些什么?不想去深究,我想心许是偏向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  

一扇向阳窗,一曲《菩提树》。
  

守着窗,透过窗向外张望,不掺杂任何目的,抑或,连微笑都不必有,沉寂的仿佛世界都可以静下来。
  

想象,窗外有一树一树的花开,开到忘我,开到荼糜,开到般般入画,开到盛处凋零。而我,用一双闲静的眼,将她守望,这样的时光,是不是,也算美到奢侈?
  

还是喜欢卞之琳《断章》中的几句话: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,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
  

倚窗守望,适合在水乡江南,在青砖黛瓦的房舍里,在古味浓厚的阁楼上,静静地守,静静地看,看一叶小舟轻轻放逐,看潋滟湖水卷动清波,看万家烛火染亮夜色。
  

喜欢“守窗”二字,似乎自己便可以是一个在窗里守着风景的女子,总是希望可以安静到不被任何情愫所惊扰,清水,浅欢,日日暖。
  

其实,“守”这个字本身就是带着点静寂色彩的,像“似此星辰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”里的淡淡怅然,染着回忆的凄迷与凉意,什么都不必说,只是在月下静静地立着,你看,就是这般寂,闲立守着心中的淡淡情丝,看着星辰的美,看着缥缈的灯光,看着树影在风下婆娑摇晃,便是一种静寂之美。如是,时光,也因了一个“守”字,变得异常安静了。
  

静坐时,还是被风摇落了一些无言的幽思,没有太多的感伤和悲叹,只是在一缕静中安坐时,听见了光阴起承转合的声音,忆起了华年冷暖交替的画面。我在记忆里存留了些什么?又忘记了些什么?不想去深究。时光打马而过,总该会带走一些该消逝的云水往事,不必挽留,不必怀念。我想,我终究还是与过往有些疏离了。
  

我在一脉青色中行走,我听见了这个夏对我的耳语,我微微一笑。步子轻了,风起了,我看见了一枚叶,在我的眼前顾盼生姿,袅娜聘婷,我想,这大概是属于这个八月的温柔。
  

许是心,也生出了些许的柔情,渐渐的开始喜欢上了这个热烈的夏。风拨弄着八月的长发,衔上了陌上的一缕轻烟,如水的尘间华色,静静地把岁月酿成了一袭馥郁清香。静好的时光里,我想放任自己沉溺,放任我的眸子在山水里清明成诗,放任我的影子在闲风里简静成画。
  

眼前,一抹夕阳正好。将西边的山峦也染成饱满而生动的红。这样的情景,不觉中总会让人想起些什么。总觉得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多了些感伤,“沉思往事立斜阳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又多了些岑寂。我想心许是偏向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的,心里清楚明白,这样的怆然感慨并非是我心中所想,我只是偏爱了这句诗,无关诗意的冷暖。
  

看此间夕阳,以一个清寂的影子立着,我依旧保持着惯有的安静沉默。总在想,沉默该是一种华丽的独白吧!将所有的心思细细放在心里想着,念着,无需用只字片语去表达,只是静静藏在心里。像这一脉山峦在大地上静静立着,像这一抹斜阳在天边静静挂着,像此时的我,用一双清澈的眸子静静望着。因,喜爱此时此刻此情此景,便不觉得夕阳渐下会无端生出感伤,惹人惆怅。
  

曾想过,如若可以,愿把时光也坐成简静,或立成简静,与风等闲,与星同舟,看日间山青,夜间月明,把心皈依成清水般澄澈洁净,纤尘不染,可这需要经历多少尘世风霜的打磨?又需要历经多少年光阴流转的沉淀?
  

倚窗守望,适合在水乡江南,在青砖黛瓦的房舍里,在古味浓厚的阁楼上,静静地守,静静地看,看一叶小舟轻轻放逐,看潋滟湖水卷动清波,看万家烛火染亮夜色,

其实,“守”这个字本身就是带着点静寂色彩的,像“似此星辰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”里的淡淡怅然,染着回忆的凄迷与凉意,什么都不必说,只是在月下静静地立着,你看,就是这般寂,闲立守着心中的淡淡情丝,看着星辰的美,看着缥缈的灯光,看着树影在风下婆娑摇晃,便是一种静寂之美,

眼前,一抹夕阳正好,

曾想过,如若可以,愿把时光也坐成简静,或立成简静,与风等闲,与星同舟,看日间山青,夜间月明,把心皈依成清水般澄澈洁净,纤尘不染,可这需要经历多少尘世风霜的打磨?又需要历经多少年光阴流转的沉淀?。

Last Updated on: 五月 2nd, 2016 at 8:16 下午, by


Written by 彭才瑷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