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好,近思


Posted On 7月 5 2016 by

  

幸好,近思
  晚去了一个月,望丛祠的荷花就近了尾声,每朵在枝的仍是如此活力芬芳,更多了许多略披白霜的青莲蓬,衬着池面累累竹影柳身,嗯,依然美,

最后仍然放它到草丛里,光点没有再起,它是用一种匍伏的姿态潜离草丛的吗?

这以后再没见过真实的萤火虫,也没有追潮淘一盒,因为不喜欢生物在自己手上死去,

和爸爸电话,说今年涨幅最大,但未来三年就不涨了。
  晚去了一个月,望丛祠的荷花就近了尾声,每朵在枝的仍是如此活力芬芳,更多了许多略披白霜的青莲蓬,衬着池面累累竹影柳身,嗯,依然美。

可怜我拨莲叶开浮萍的梦啊,又不得实现,本以为小朋友长大会加入妈妈一队,没想到却和爸爸一起投了舟行反对票……,二位,请问,划船真的好可怕么 ? bs得无以复加。最近一次划船,好象是初中?妈妈回家上班之前吧?爹带我在竹湖园划船,数武之外的另一艘小船翻成锅盖,船上的青年们抱着游泳圈浮到岸边,哈哈,俺爹以后也不再带我划船了,看样子俺们这种谨慎是物以类聚和遗传。

若是自己变成一只萤火虫会怎么样呢?我只见过一只光亮的萤火虫,它提着暖的灯,划着缓的弧,渐渐向草丛隐去。may说:那是萤火虫吗?我们只通过文字体味过萤火虫的浪漫,那是我们现实中第一只。于是两个人离开操场的看台,放弃对面矿山上明亮整齐的灯环和遮着白袖儿的月牙儿,去包抄那一点明黄。

原来这么丑啊!may说。

我也愣在那里,手心里的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甲壳虫,长长的,腹部的光已经消失了,它害怕,把隐翅也收了起来,装死。

最后仍然放它到草丛里,光点没有再起,它是用一种匍伏的姿态潜离草丛的吗?

这以后再没见过真实的萤火虫,也没有追潮淘一盒,因为不喜欢生物在自己手上死去。但一直没有忘记那一星流动的光明,没有孤寂,是自在的独舞。

小朋友刚学会走路时就懂得取悦美女阿姨了,含着一根手指嘿嘿嘿地笑,然后斜着眼弹个响舌,美女被逗得哈哈笑:你这么点儿大还逗我啊,你在逗我嗦!!四月去咸鱼那里,他结婚搬新家好久了,我才去。鱼妹妹知道小朋友爱吃蘑菇,就点了几样蘑菇给他,我让他说谢谢阿姨,他笑咪咪地看着鱼妹妹,默了片刻说:阿姨是美女!声色响亮,语带笑音。咸鱼震惊得筷子一抖,笑得眼镜快滑进锅里,鱼妹妹乐得面绽桃红掩口葫芦,我和雨笑得更是干脆,服务员很自觉地过来帮我们掺茶。另有跆拳道课上指划短裙老师丝袜,办健康证时不顾我在身边冲医生叫妈妈,俺的天,这小子一定是带记忆穿越的,不然不会生下来脑袋就硬梆梆的可以顶牛。

幸好,今天去领入园通知书时,小朋友的这项技能是正面发挥,于是在沸腾的笑声中他又显宝了。

嗯啊,是的,如愿入园了,俺都觉得不好意思,俺那天击鼓时的措词是不是偏激了些 ?于是还是如约带小朋友去打了水痘疫苗,因为查了一些资料,明白这疫苗的成熟与重  要性,是啊,不能说不顾同园的别 小朋友。脸红一下下。

和爸爸电话,说今年涨幅最大,但未来三年就不涨了。爸爸并不抱怨,我也不觉得有什么,是呢,没有象印度猛涨23%一样猛降或嘎然而止,证明仍是仁义而且可控的。

不如夜里变成一只萤火虫吧,飞过的地方是明快的亮弧,长得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,长得丑阿may会放了我的,哈哈!
  晚去了一个月,望丛祠的荷花就近了尾声,每朵在枝的仍是如此活力芬芳,更多了许多略披白霜的青莲蓬,衬着池面累累竹影柳身,嗯,依然美,

最后仍然放它到草丛里,光点没有再起,它是用一种匍伏的姿态潜离草丛的吗?

这以后再没见过真实的萤火虫,也没有追潮淘一盒,因为不喜欢生物在自己手上死去,

和爸爸电话,说今年涨幅最大,但未来三年就不涨了,

原来这么丑啊!may说,另有跆拳道课上指划短裙老师丝袜,办健康证时不顾我在身边冲医生叫妈妈,俺的天,这小子一定是带记忆穿越的,不然不会生下来脑袋就硬梆梆的可以顶牛,

幸好,今天去领入园通知书时,小朋友的这项技能是正面发挥,于是在沸腾的笑声中他又显宝了。

Last Updated on: 七月 5th, 2016 at 9:50 上午, by


Written by 郭波成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