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荔失恋了,破茧


Posted On 5月 4 2016 by

  

夏荔失恋了,破茧
  她一路哭着,不在意路人看她或窃窃私语或了然的微妙表情,也不在意自己的妆花的像个可怕的女鬼,语重心长的说,情侣之间千万不要把分手挂在口边,当看到厨房光景的时候,泪却忍不住掉了下来。
  

夏荔失恋了,对她来说,如同整个世界坍塌了一般。她一路哭着,不在意路人看她或窃窃私语或了然的微妙表情,也不在意自己的妆花的像个可怕的女鬼。她此刻提着自己的包,踩着高跟鞋,脚后跟被新鞋磨破了皮,走起路来跌跌撞撞又显得滑稽可笑。她耳朵里听不见喧嚣的人声,也听不见对面的汽车里探出头骂的男人的声音,“不要命了啊,不想活了去江边,跑马路上想讹人啊?”脑子里嗡嗡作响,乱的像被顽童扯乱的毛线。

“啊,”不小心踩到路边不知谁扔的易拉罐瓶子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膝盖被滚烫的水泥地上滑破了一片,殷红的血细细的冒了出来,夏荔的情绪此刻终于全线崩溃,坐在地上,泣不成声的抱着头号啕大哭。江边的风很温柔,下午的路上,行上也不多,阳光照在跪坐在地上的女孩。路边的垂柳也跟着轻轻的拂动。

五年的感情怎能说断就断?曾经的誓言难道真的就喂了狗?莫荔想不通。也找不到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。从包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钥匙,开了门,没有灯光,没有声音,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的视野。以往看起来温馨明亮的房间此刻却像一个巨大的坟墓。只听见鱼缸里的两尾鱼游弋拍打的水花的声音。啪的打开灯,橘黄的灯光给整个房间蒙上了朦胧的气息。丢掉鞋子,揉了揉后脚跟,整个皮已经全被磨破,血已经都快凝固了。膝盖上的伤看上也触目惊心。本来麻木的心看到这一幕又猛的抽动起来。如今,已经没有人温柔的给她上药,生气的骂她不爱护自己了。也没有人像爱生命一般爱着自己了。不,不对。他已经不爱自己了,如果他如同以往那般爱着她,怎么会给她的心这样惨烈的伤。流干了泪的眼眶红着,再也挤不出泪。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悲伤还是讽刺。自己全心投入视为生命般的爱情,在旁人眼里百般羡慕的感情,如沙一样被风一吹就连印迹也没有了。

属于他东西已经搬走了,收拾的干净利落,就像这间房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的气息一样,早上忘记丢的垃圾也顺手带了出去。厕所里没有了他的牙刷,自己的小熊牙刷带着大大的微笑看着她。想起当时挑选情侣牙刷的样子,夏荔恨恨的挤着牙膏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着实吓了一跳,这还是自己么?那个意气风发永不服输的夏荔?夏荔深吸了一口气,打开水龙头,热水哗啦啦的冒出来,上升的热气晕开了镜子里人的轮廓。可能热水的温度温暖了她冰冷和身体和心,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夏荔觉得自己的情绪好了一点,胃很空,略带搅痛感。可是却没有想吃东西的欲望。只想倒在床上,平静睡去,就可以什么不去想,不去计较,不  去,歇斯底里。

不知道折腾到了几点,终于沉沉睡去,睁开眼已经到了差不多十一点,鼻塞的症状非常明显,坐起来的时候脑袋一阵眩晕。找了一会才找到枕头下的手机。开的静音,已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和短信。好友阿欢,助理小陈,和妈妈。夏荔想了想,给小陈拨了过去。“夏姐,你怎么还没有来公司,今天莫总还问起你,我给他说有客户找你有点急事。你现在能赶过来么?还有,你的那个计划报告你看了没有啊,明天可正式得确定了,这可是大事,夏姐,你在听么?”噼里啪啦的一串,能让慢悠悠的小陈这样急促的甩出这么大一堆,可见确实急了,“

我在听,报告还有一点细节需要改动,明天开会前我会搞定,我人不舒服,今天来不了,你看着办。”“你感冒了?听着声音是不对,有吃药么?需要我一会买点药来你家么?”听筒里传来小陈关切的声音,夏荔略带感动,揉了揉太阳穴,“不用了,我睡一觉就好,工作的事就拜托你了。”小陈又关心了几句,挂掉了电话。

妈妈的电话,夏荔看着未接来电,心里复杂万分,这段时间,妈妈都在帮自己看房子,本来打算结婚用的婚房,想起前几天自己还兴高采烈的和妈妈讨论婚礼的细节,现在想想,旁边的他该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应付自己的呢?如果不是自己撞破了他的奸情,他能理所当然的当她是傻子还跟她结婚么?想起自己当时失控的样子,他竟然第一反应是保护那个女人,那个看上去比她娇弱温柔的女人。那个眼带挑衅却装作面容无辜的女人,说什么知道他有女朋友,但是太爱他了,宁愿为他去死,哭泣着说她愿意退出。绝不破坏他们的感情。什么鬼话,也只有傻到了极点的傻逼才会相信。所以那个傻逼才会在自己爆发的时候把那个女人拉起来护在他身后,眼神里全是戒备冷漠。夏荔全未见过那种样子的他。在她面前,他总是温柔的,细心呵护的,从大学到现在,她以为一直这样天荒地老海枯石烂。对他,夏荔恨不到把自己所有的好都给他。结果换来的却是他这种冰冷刺骨的眼神,还有简单的三个字,分手吧。

分手这两个字,是以前肆意的夏荔喜欢用的词汇,在他惹她生气的时候,当他打游戏不理她的时候,当她出差一天不结她打电话的时候。夏荔总是轻易的吐出两个字。但他从未应过。每次都是轻言细语,各种逗她反思保证。夏荔的脾气,来的快去的也快,没多久又和好如初欢喜的一起去吃宵夜。直到一个过来人的姐姐在她们平时闲聊时谈到这一点。语重心长的说,情侣之间千万不要把分手挂在口边。女人,对男人,总是要包容耐心  的好。日子细水长流,女人就要化做那绵绵的水。虽然润物无声,却万万缺少不得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夏荔是个能吸取别人意见的人,回家后想了想,第二天就起来给做爱心早餐。弄的他意外又感动。平日里也再也没有说过分手这两个字。再是生气,也会残留几分理智,夏荔知道对方有感受到,所以对她的爱意也与日俱增,对此,夏荔还曾洋洋得意过,觉得自己在恋爱上又迈过一大步,哪怕是处理婚姻,应该也会格外得心应手。日子,也是过的温存惬意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?彼此越来越忙。升职后工作的一大堆事情让她必须全心应对,还是自己对他的好,变成了催化感情变质的毒药,没有头绪,太阳穴突突的跳,紧蹦的疼。手机屏幕突然亮起,来电显示,亲爱的妈咪。接起手机,声音沙哑的让夏荔都一惊,才一会,怎么就感觉严重了许多,调整了一下躺的方式,“荔,你是怎么了,感冒了么。说话声音都变了。”“嗯,昨天去江边吹了点风,有点受凉了。妈怎么了。”“感冒了一定得吃药,你这孩子江边这么大的风,你去那瞎晃悠什么呢。还有,我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和你爸昨天看了一套房子,你都猜不到有多好,户型特别棒,最重要的是,那个开发商,是你爸的老战友的儿子,这多巧的事,人家直接说的可以打九折。我给你说。。。”“妈,这个事儿暂时停一下吧,我暂时不想买房子了。”“啥,荔你没事吧,怎么就不买了?是不是那那小崽子又给你说什么了?结婚哪能不买房,你让他哪天过来,跟我说说,不买房哪行。”夏荔悲从心起,喉咙堵的厉害,说话的语气几近哽咽,“妈,我分手了。。。”

夏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了,记得自己还在跟妈妈打电话,电话那边的妈妈急的几乎快跟自己一起哭出来了,可是不自知的就睡了。生病的自己似乎是软弱许多,在感情受到重挫后身上的盔甲都片片掉落,原来,心痛真是可以让人痛不欲生的。夏荔揉着心口,疼痛让她有点喘不过气。看了看时间,已经下午两点了,窗帘紧紧的的闭合着,有光透过厚重的帘子,折射的些明亮让整个房间显得有点昏暗。睡的太久,头很重。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,裹上一件衣服,夏荔觉得有点冷,打开电脑坐在床上。有个CASE还完没有弄好,做为部门的主管,她需要把这个弄的完美,才有机会战胜其他竞争者,获得这次难得的机会。或许,沉浸在工作里,就可以不去想一起让人不开心的吧。

打断工作思绪的是,肚子的叫声,从昨天晚上都现在,都没有吃什么东西。平日里工作的繁重让她没有养成良好的  饮食习惯,胃也格外的脆弱,莫荔皱了皱眉头,还有一点就好,坚持做完了再去吃点东西吧,可是肚子的叫声越发大声,不停抽动的胃也向她表示剧烈的抗争。夏荔无奈的把电脑放在一边,起床穿衣,揭开窗帘一角,窗外是阴天,不复昨天的好天气,乌云飘在天空之上。放眼望去,城市车水马龙,来往的行人匆匆,城市运转的轨迹从不为停任人而停止转动。夏荔看着往来的车流不息,思绪飘的很辽远。这段被她植进生命的感情也在她脑海里一一浮现又覆灭。

看见她来,楼下的老板娘很热情的招呼她,她淡淡的回应,可能是老板娘看她脸色不对,去帮她倒了杯热水,便去后面给她拿菜单,老板娘挎着小包,坐在她对面,关切的问她,是不是不舒服。脸白的跟纸一样没有血色埃夏荔喝了一点热水,感觉身上的温度又回来了。便点了点头,说自己感冒了,只是小感冒,没有什么大碍。老板娘关心了几句便因又来了客人去招呼客人去了。吃完饭,跟老板娘道过别,走出店门,夏染发现有点阳光从重重的云里微微的透出来。点点洒在了她的身上。她突然觉得有点莫名的感动。她看着街上来往的人,卖水果的小贩,奶茶店里工作的店员,还有戴着黄帽子当志愿者的小姑娘。她的脚踩在地上,感觉很踏实。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打算沿着街道走走。她的眼睛看着每一样东西,像是重新去发现一个崭新的世界。走走看看,思绪让它随意飘渺,看一片叶子,看一束阳光洒下的光,看墙上画着的涂鸦。心里的阴霾一点点好像也跟着散去。

转了转,又走到自家的小区门口。夏荔决定回家去把CASE弄好。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她看到光亮透了出来,她心底涌出极大的厌恶感,他为什么还回来,或者说,他还有什么脸回来?夏荔连鞋子都没有来的及换下,直接冲到大厅,没有人。只有厨房冒出咕咕的声响,她靠着墙,心情有些复杂,如果他此刻回来,找她原谅,自己能否真的原谅他?不可能。否定的答案最后占据了她的心。夏荔本就是这样一个绝决的人,既然他选择了背叛,那她便不可能选择原谅,几个月时间轻易打败了五年,说明他们两的感情早已经出了问题,只是她还不自知,那么,就当断则断吧。下定了决心,夏荔深呼一口气,向厨房走去。当看到厨房光景的时候,泪却忍不住掉了下来。“你这孩子,怎么回来也没有点声响埃”在厨房里忙碌的原来是自己的妈妈。戴着围裙在煲清粥。“哎,怎么了,怎么哭了啊,是不是还不舒服啊?”妈妈放下勺子,摸了摸夏荔的额头,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夏荔吸了吸鼻子,用手擦去脸上的泪。“你都生病了,又是  从来不懂照顾自己的人,我和你爸都放心不下,你爸刚才坐久了车,现在头晕着,在沙发上睡着呢。”夏染回抱了一下妈妈,也听着妈妈的碎碎念。“都来了好一会了,也没有看见你人。手机也没有带。还在担心你呢。你就回来了,药喝了没有。精神好点了么?。。。”说了很多,唯独没有提他。夏荔觉得有些释怀了,此刻不是他在这煲粥,也许这是最好的。

夏荔走到自己房间,有些昏暗,她用力拉开窗帘。一刹那的光透进来,把整个房间照成格外温暖的颜色。她透过窗子看着外面,想着,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。

  本来麻木的心看到这一幕又猛的抽动起来,夏荔想了想,给小陈拨了过去,夏荔看着往来的车流不息,思绪飘的很辽远,只有厨房冒出咕咕的声响,她靠着墙,心情有些复杂,如果他此刻回来,找她原谅,自己能否真的原谅他?不可能。

Last Updated on: 五月 4th, 2016 at 8:59 上午, by


Written by 黄彩风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